《二水居士拳学札记》之五十九、

\

提手上势之八

\


  受武禹襄身法八要的影响,太极拳涉及胸背部位的要领,由“涵胸、拔背”,改作“含胸拔背”,就成了杨式太极拳重要的身法要领之一。1957年7月,人民体育出版社刊行杨澄甫老师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一书,在“出版者的话”中说:“这本书是根据1934年2月上海大东书局的版本翻印的。翻印时,我们将原书的题字、传、序及例言都删去了,并增加了杨澄甫先生的‘太极拳之练习谈’和‘太极拳说十要’两篇文章”。在特定的历史条件,刊行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一书,删去一些题字、传、序及例言,自然有特殊的含义。而所增加的“太极拳之练习谈”和“太极拳说十要”两文,虽然都是杨澄甫老师口授的内容,而笔述者名讳也一律被删去了。1963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傅钟文演述、周元龙笔录、顾留馨审稿的《杨式太极拳》一书,第一章“太极拳要领”中,也引用了“太极拳之练习谈”和“太极拳说十要”两文,“太极拳之练习谈”署名为“杨澄甫口述 张鸿逵笔录”,“太极拳说十要”则是摘自陈微明《太极拳术》之“太极拳术十要”。也系“杨澄甫口授 陈微明笔述”。张鸿逵,直隶顺天人。1882年生。1906年5月调任陆军行营军官学堂监督, 1912年民国成立后,改称国民党陆军大学校长,授陆军少将衔。1914年因病逝。显然,“太极拳之练习谈”要早于“太极拳术十要”。 “太极拳之练习谈”一文中,对于身法要求,从头到脚,分做五大要点。其实第二点涉及“身躯”时说:“身躯宜中正而不倚,脊梁与尾闾,宜垂直而不偏,但遇开合变化时,有含胸拔背,沉肩转腰之活用,初学时节须注意,否则日久难改,必流于板滞,功夫虽深,难以得益致用矣”。陈微明民国14年出版的《太极拳术》,笔述“太极拳术十要”之二“含胸拔背”条云:“涵胸者,胸略内涵,使气沉于丹田也。胸忌挺出,挺出则气拥胸际,上重下轻,脚跟易于浮起。拔背者,气贴于背也。能含胸,则自能拔背,能拔背,则能力由脊发,所向无敌也”。陈微明先生毕竟是翰林出身,一方面不违背杨澄甫老师的“含胸拔背”,另一方面,则认同武禹襄的“涵胸”用词。其文品、人品略显一端。其实,1957年7月,人民体育出版社翻印杨澄甫老师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一书时所删去的例言中,也一样对含胸拔背有阐述。民国二十三年二月初版的杨澄甫老师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例言之四 “太极拳要点”云:“太极拳要点,凡有十三,曰:沉肩坠肘、含胸拔背、气沉丹田、虚灵顶劲、松腰胯、分虚实、上下相随、用意不用力、内外相合、意气相连、动中求静、动静合一、式式均匀。此十三点,凡一动作,皆要注意,不可五一式中,而无此十三要点之观念。缺一不可,学者希留意参合也”。而民国二十年神州国光社出版的杨澄甫《太极拳使用法》一书,在阐述拳势使用法时,有侧重的在一些特殊的动作中,诸如“揽雀尾按法”、“提手上势”、“手挥琵琶”、“肘底看锤”、“倒撵猴”等也使用含胸屈膝、胸含、背拔等要领。
  而受杨家太极拳的影响,吴鉴泉一脉的太极拳图籍中,也沿用“含胸拔背”的理论。民国十六年文华图书印刷公司初版的徐致一先生编著的《太极拳浅说》一书,第五章“太极拳与生理之关系”中,从“增强不随意肌之运动力”角度,阐述了“涵胸拔背”的重要性。他说:“太极拳对于躯干部分之姿势,其最要者曰‘涵胸拔背’,涵胸者,乃使心窝微向内凹,俾内部横隔板,因胸膛向内压迫,自然降下,以为沉气之助也。拔背者,乃使背部微如弓背之突出,俾脊柱之背椎部分,可有前挺式浅弓形,练成后挺式浅弓形,俾背椎部分因前后皆能运动,而无形中脊柱全部可使回复初生时之垂直性”。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,徐致一先生能够从“随意肌”与“不随意肌”的角度来分析“含胸拔背”的重要性,实属首创性的见解。
  针对“含胸拔背”,历来争议颇多。
  唐豪在民国十九年出版的《太极拳与内家拳》一书中,针对含胸问题,大放厥词。他在序言中说:“朋好中有见此书稿本的,问吾,你缘何要作此书?你是否不满于太极拳?吾答复这位朋友说:吾作此书,其主要目的,在辟太极拳之妖妄。”接下来他开始“辟太极拳之妖妄”,说:“据有一位学者的夸奖,太极拳的动作是:‘最合于生理上之程序,能使身体平均发达”的体育’,这位学者的话,是否有称誉过当的地方,在运动生理上是一个应该精密讨论的问题”、“内部呼吸器官的运动,是应该扩胸,而不应该含胸的,这也是运动生理学上不可否认的话。一般太极拳家,却教人含胸呼吸,而不许人挺胸,这种呼吸运动的价值如何?吾以为是一个应该精密测试的问题”。之后还在正文第八章“太极拳之呼吸”中,对太极拳呼吸时“胸须内含”提出异议。

[page]


  张义敬《太极拳理传真》一书,摘录1964年11月20日李雅轩至张义敬信札,显然是否认杨式太极拳中有“含胸拔背”之说。同样《太极》杂志1999年第5期,发表了陈龙骧先生《李雅轩先生对<太极拳体用全书>的眉批》一文,该文又在《武林》2000年第 8期以《李雅轩对(太极拳体用全书)的批评》为题发表,李雅轩在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例言前眉批云:“老论中无含胸拔背之说,只有虚灵顶劲、气沉丹田,亦无松肩垂肘之说。盖气沉丹田,一身松舒,含胸拔背、松肩坠肘自然有之。若单注意去作含胸拔背、松肩坠肘,恐与身心舒适有碍。学者不可不慎。尤不可专注意此十三点也。只须注意一身松舒,虚灵顶劲,气沉丹田,则十三点自然有之,而且来得自然。否则必致勉强作出,与自然大有妨碍也”。
  更有甚者,一直被李雅轩老师误会是从孙家形意、八卦中将“含胸拔背” 纂入到杨家太极拳来的陈微明先生,1997年9月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了他学生林炳尧的论著《杨式太极拳架详解》。据此书序四“上海交大黄林鹏谨序”,1942年才开始从陈微明先生学太极拳的林炳尧,竟然称叶大密老师为同辈师兄弟,竟然将杨澄甫老师的学生濮冰如称作是他自己的学生。此般“谨序”,其“谨”度,实在是出乎常人所料的。书后附录有杨澄甫口授、陈微明笔述的“太极拳术十要”,以及“跟随微明先生学拳”的回忆文字。在这篇回忆文章中,林炳尧称“后又承褚桂亭、叶大密等前辈老师赐教”。这里,他开始回过神来,将叶大密老师称作是他的“前辈老师”了。此文在谈到“太极拳十要”时,关于“含胸拔背”“气沉丹田”一项,说:“微明先生曾经特别关照过我,‘含胸拔背’这一提法,其实应改为‘舒胸顺背’的。但书已经出版,事后发现原来的提法引起了误解,产生了一些副作用,要想修改已经来不及了。微明先生指出,他当时使用‘含胸’两字,主要是与练外家拳的‘挺胸’相对而言的。意即不要使用练外家拳的方法练内家拳。如果‘含胸’过了头,成了‘缩胸’,仍旧会造成血脉不和,气滞于背,甚至会损害人的体形。所以‘舒胸顺背’的提法比较准确”。
  杨澄甫老师,他的《太极拳使用法》出版不久,由于书中文辞语句,文言、白话、俚语、俗语混杂,很不协调,图解说明错误又多,杨澄甫老师即命出版馆将原版毁去,发行社将存书收回的。为此,唐豪在1936年出版的《王宗岳太极拳谱.阴符枪谱》一书中即有如此记载:“杨澄甫《太极拳使用法》出版后交神州国光社发行。因为内容太质而不文,例如书中‘有说一力强十会’下注 二字,‘我说一巧破千斤’下注二字,这些都是江湖套语,号称能文章的杨氏弟子,看见了觉得面子上有些那个,反对将该书出售,所以不久即行收回,现已不易购得”,更何况,陈微明先生翰林出身,曾任清史稿编修。他的为人做事,十分严谨。特别做文章,所谓“文章千古事”,对他来说,看得比他生命还重的,这一点,非后辈学人所能望及的。他为了拳照中一个眼神,他还特地重拍拳照,予以纠正的。何来“但书已经出版,事后发现原来的提法引起了误解,产生了一些副作用,要想修改已经来不及了”一说?再说,“含胸拔背”或“涵胸拔背”,并非出自陈微明先生的杜撰。而他的这些后辈,无法体悟老辈人的用心,且也罢了,动辄以老辈说错了,写错了,以掩盖自己的无知,实属轻率之言。
  
        

\

本文链接:提手上势之八作者:二水居士

您可能也会喜欢

友情链接:

心经讲解 大悲咒念诵 学佛